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图片

不败军神第章重逢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不败军神 第446章 重逢

吴畏并没有一直守在叶黛的身边,在叶知秋赶到之后,他就离开了,叶知秋看起来想和他説些什么,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説。。更新好快。

肖媛比叶知秋早到了一天,此时正守在叶黛的身边,看着叶知秋把陪伴的人都打发走,才向叶知秋説道:“这里在传説他是你的儿子。”

叶知秋愣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他説黛儿是他的妹妹。”肖媛説道。

叶知秋凝视着叶黛沉睡的脸,皱眉説道:“他想干什么?”

肖媛叹了一口气,没有説话。

叶黛对青霉素没有过敏反应,使用过公子爵带来的新‘药’后,病情很快就稳定了下来,让拉什医生非常惊奇。从英国领事馆借了一个翻译拉着公子爵研究医术。可惜那个翻译对医疗一窍不通,给两个人翻译的时候错漏百出,要不是看在人才稀缺,有好过没有的分上,俩人都能直接捏死他。

肖媛到达天津的时候,肖媛高烧还没退,她和吴畏陪在叶黛身边的时候,听到叶黛説过一些胡话,后来肖黛在场的时候,吴畏就不陪在叶黛身边了。

本来肖媛还准备和叶知秋谈谈这件事情,但是现在看到叶知秋的样子,她突然又不想説了,只想等叶黛恢复过来后,找机会再和她谈谈。

吴畏向叶知秋辞行后,并没有直接回北京,而是去了天津码头,在那里,贺镕庄的强侦营正在登船,从日本回来的队伍规模又减少了一些。

看着这些平静的士兵,吴畏歉疚的向贺镕庄説道:“总统可以赦免你们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贺镕庄板着脸回答道:“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吴畏叹了一口气,低声説道:“过些年,我安排你们回来。”

贺镕庄难得笑了一下,摇头説道:“听説那边华人也不少。”他看向吴畏,“何处黄土不埋人?”説完他转身立正向吴畏郑重的敬了个军礼,转身上船去了。

克莱其特和甘末林都站在一边看着强侦营的士兵们登船,他们并不知道这支部队在那天夜里都干了什么,但是同为军人,两个人都能从这些沉默登船的士兵身上感受到重重的杀气。

克莱斯特这次会随同贺镕庄一起去美国,在那里帮助杜迪夫人巩固势力。而甘末林则留在国内,继续他从前的任务。

看着贺镕庄离开,两个人向吴畏走了过去,克莱斯特用德语説道:“感谢您和您的士兵对夫人所做的一切。“

贺镕庄一行去美国,是要为杜迪夫人战斗的,所以他才要这么説。

吴畏叹了一口气,看着他説道:“感恐怕在中国也是最年轻的之一了。”谢他们吧。”他説道:“是我把他们训练成了战争机器。”

“那是战士的荣誉。”克莱斯特板着脸説道。

“不。”吴畏摇头道:“比起荣誉,我宁愿他们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”

他伸手分别和两个人握了一下,説道:“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,再见了。”

“一个美好的愿望。”德国人难得开了个玩笑。

甘末林身处天津,消息要灵通一diǎn,用法语説道:“我听到了一些有关您身份的传言。”

吴畏看着他,“谣言止于智者。”説完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看着纵马而去的吴畏,克莱斯特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一些政治上的原因。”甘末林説道。

“肮脏的政治,总是让军人‘蒙’羞。”克莱斯特説道。

“不。”甘末林説道:“我倒是看到了一些希望。”他转头看着克莱斯特:“他不是纯粹的军人。”

“身为军人,听你这么説,让我感到深深的羞愧。”克莱斯特説道。

甘末林摇了摇头,没有费神去分辨克莱斯特是不是在开玩笑。

吴畏在天津耽搁了一天,他的警卫们总算是都赶了过来,和他们在一起的,还有几个许晨剑的手下。

吴畏也不坐马车,直接骑马回京,二十多个全幅武器的军人在官道上纵马疾驰,队伍拉得老长,算得上人人侧目,都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。

从独立团驻守的城‘门’进城后,吴畏派人去叫溥觉,,自己就在城‘门’边找了个小饭店,坐下来吃饭。

溥觉满头大汗的赶过来时,看到吴畏正对着一桌子的菜肴发呆。他莫名其妙的走过去,説道:“怎么了?“

“我们去见你姐姐。“吴畏回根据搜房发布的“2014年上半年包头楼市白皮书”显示过神来,放下筷子説道。

溥觉吃了一惊,瞪大了眼睛看着吴畏,“你找到我姐了?”

“是。”吴畏看了看他,説道:“不然你以为许晨剑干什么去了?”

叶知秋和黄有为告诉了吴畏有关于李重光的事情,当时他们都觉得吴畏对付不了李重光,因为李重光早在叶知秋反清的时候,就开始在四九城里培植属于他的黑暗势力,吴畏这个习惯了真刀明枪拼杀的军神,在李重光熟悉的领域显然拿他没什么办法。

实际上连叶知秋对李重光现在也没有太大的约束力。

吴畏当时没有表示,心里却很不以为然,邦德够牛x吧,一样让俄国人绑了沉海,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稳嬴的局面,有的只是有心算无心。李重光要是真厉害,也不会让两个街头‘混’‘混’给揍得那么惨,和吴畏比起来,李重光更依靠他的手下,但是在这方面,吴畏也并不比他差。

只不过李重光的身份特殊,虽然和叶知秋若即若离,但是在共和国政坛内根基仍在,吴畏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对付他。

所以当天夜里的兵变就给了他机会,无论做了什么,都可以推给‘乱’军,就算是有人怀疑自己,也拿他没办法。

吴畏把警卫们都留在了城‘门’附近,只带了溥觉、王翔和几个许晨剑手下的人,再次骑马出城。

在城外的一块野地里下马后,几个人步行穿过一条积雪覆盖的小路,来到了一处偏僻的村庄。

那里早就有人守着,看到他们过来,递过一副望远镜,指着村庄介绍了一下情况。

吴畏diǎn了diǎn头,作了个手势。身边的人就开始行动起来。

这个小村子只有几户人家,大冬天的,还不断有人在村里晃‘荡’。

留在这里接应的人是吴畏亲自训练的士兵,这个时候能够有机会给吴畏展示自己的训练成果,自然很是用心,计划作得一丝不苟。

两个反穿羊皮袄的基地士兵先是偷袭了要外雪地里的一个暗哨,然后‘摸’进村子里,解决了明哨。接应其他基地士兵控制了村子后,吴畏才带着溥觉跟了进去。

村子看起来已经存在很久了,土坯搭建的房屋看起来陈旧破败。

带领吴畏的人走到一个小院外,就停住了脚步,吴畏毫不犹豫的推开‘门’走了进去。溥觉紧跟在后面,王翔则‘抽’出手枪跟上,那个接应他们的人低声説道:“我们观察一天一夜了,这屋子里就两个‘女’人。”

王翔看了他一眼,还是没有收起手枪。

吴畏走到土屋‘门’外,停住脚步,缓缓理解了一下身上的军装,这才举手敲了敲‘门’。

过了一会,才有人拉开房‘门’,看到‘门’外站着人,开‘门’的人发出一声惊叫。

看着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的珠儿,溥觉顿时‘激’动起来,一下把吴畏挤到一边,伸手扶住了自己的妻子。

吴畏站在‘门’边,深深吸了一口气,向挡在‘门’前的珠儿笑道:“你家小姐在吧?”

珠儿恍若末觉,只是呆呆的看着溥觉。吴畏叹了一口气,侧身从两个人的身边挤过去,説道:“‘门’外‘挺’冷的,都进屋来説吧。”

土屋当然安不起玻璃窗,纸糊的窗户挡不住寒风,所以用木板挡着。光线没了进屋的渠道,屋子里就黑暗得多,只能依靠桌上的一盏油灯照明。

秀云正坐在火炕上看报纸,这个时候丢下报纸,愣愣的看着吴畏,满脸的不怕相信。

吴畏大步走过去,仔细端详了她一下,笑道:“你可瘦了。”

秀是部队提高灭火救援作战能力、抵御危险情况的重要武器云这才确信面前的人真是吴畏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吴畏把她抱在怀里,轻声安慰。身后溥觉也缓过劲来,拉着珠儿进屋,然后关上了房‘门’。王翔按着手枪站在院子里,在心里琢磨吴畏会在屋子里呆多久,等会自己要不要催一下。

这时有人跑过来,低声説道:“许连长过来了,还押着一个人。”

王翔嗯了一声,回头看了看,觉得吴畏一时也不能出来,于是迎了上去。

被许晨剑带来的人是李重光。叛‘乱’当夜,许晨剑本来计划去西关接应贺镕庄,但是手下去绑载洵的人却发现了李重光的踪迹。

许晨剑不是李康那种纯粹的军人,再説能被吴畏挑选出来主持基地组织的人也不可能是纯粹的军人。所以他立刻放弃了原来的目标,转而去跟踪李重光,连接应贺镕庄的任务都顾不上了。

李重光能成为叶知秋反清时京城地下势力的掌舵者并不是‘浪’得虚名的,上次被草头彪堵住那是大意了,现在城里他会抽出一个小时玩正‘乱’的时候,身边自然不可能没有护卫。

为了找到秀云,许晨剑不敢打草惊蛇,所以很是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秀云的位置。要不是从前早就已经发现了几处李重光的秘密据diǎn,还不可能这么顺利。

本来吴畏的计划是趁‘乱’收拾这些据diǎn,然后严刑拷问,现在发现了李重光,倒是省了很多首尾。

既然找到了秀云,李重光自然也就没有了价值,吴畏和许晨剑都不是吃过亏就算的主,所以不用吴畏下命令,许晨剑就动手抓人,干翻了李重光的护卫,把他带出了城。--83056+dsuaahhh+-->

河北治疗白癫风医院
济南治妇科哪家医院好
曲靖牛皮癣治疗费用
友情链接
天津房产网